东林博客

《云梦风声》 一、米妮的日记

-序

这本《云梦风声》故事册在红泥巴村淘宝店开张之际就有要写的打算,当初只写了微博式的米妮日记。没有写成大段的故事。当时整个云梦岛框架还没勾画完成,更多的是没有动力去写这样的长篇连载。这个故事,是红泥巴村淘宝店以及红竹马商城的灵魂。借力宣传和打品牌,更为重要的是,让所有买玩具的买家不仅仅送给孩子们玩具,更能讲给他们这些玩具的来历和故事。这是赠送礼物的意义所在。


这本故事册的名字,起源于一个小故事。在楼下的小卖部里,老板的女儿正在看一本书,我问她看的什么,她说是《柳林风声》,我问她能不能让我看一下,粗略翻看里面写的不错,于是回家在卓越网上也订购了一本细看。所谓风声,就是波澜起伏的故事。我这个故事讲的是云梦岛上的居民们之间的故事。按照每章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人称来勾画,绘成整个云梦岛和其他附属小岛的全貌。

整个云梦世界包括云梦大岛,和风蚀岛、彩虹岛、雨鞋半岛、火烬岛、椰子林半岛五个小岛。

云梦岛分为东部东部郡、西部的西部郡、北边的甜圈森林、中间是高耸的麦利山脉。甜圈森林的名字来源于小侄女的零食甜圈。麦利山脉是小时候吃的巧克力名字麦丽素。现在还有卖。

东部郡有一个王城:瑞安王城。取自小时候看的记不得名字的动画片里一个城市名字。瑞安王城主要有大笨钟广场。东部郡的故事触发点有:晨光镇、海螺镇、风之谷、柳林镇、红泥巴村、红草人村、红蘑菇村、红纱萝村、红竹马村、红樱桃村、日不落农场、云佩桃林、鹅卵石气象站、海龟要塞、冰泉港、毛里求港、海神宁静雕像、杰克船长雕像、小桔灯塔、木碑排水站、梭罗河、绿茵河、白河、云树大沙滩、冰凝湖、月亮井、泰坦神殿。

西部郡有一个王城:幻风王城。西部郡的故事触发点有:鹦鹉螺镇、积木镇、海马港、夏风村、紫枫村、仲夏夜农场、银月湖、秋田港、荔枝湾、海神宁静雕像、萤火虫丛林。

麦利山脉的故事触发点:绿茵河、彩虹滑雪场、陨石矿洞、蝶翼瀑布。

甜圈森林的故事触发点:大榕树区、绿茵河区、碎玻璃湾、幽光沼泽、偷猎帐篷区、蚱蜢草原。

流动人口:最成功的商人、余愤愤马戏团、杰克的幽灵船、多多鸵鸟运输队、卡咔飞艇。

整个场景布局暂时敲定的是这些。每个名字均有来源。故事框架以不同的角色人物口气和不同的人称角度来连接。故事有红故事,也有黑故事。红故事偏向卡通童趣风格,黑故事偏向冒险暗黑风格。

计划每周一篇。五千字左右。贴在红泥巴村淘宝店中。不定时举办故事猜谜活动,并有小礼物相送(免运费)。

谨以此本《云梦风声》故事集献给我的朋友们,献给红泥巴村所有顾客游客们。谢谢。



《云梦风声》 一、米妮的日记



我们是红泥巴村的新居民。我们是我和爸爸。米妮和卢夫。我们先前不住在这里,是在西部郡的鹦鹉螺镇。我在那里扔下了许多带不来的东西,所以我不喜欢现在的地方。处处是古怪,处处是讶异的从上到下的眼神。我在本子上这么写,这是我的日记。爸爸给我买的带有香水味的硬皮本。

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地方,他理了理以前像扫把的乱头发,他不再喝酒,他把家里打扫的像墙上那个发黄照片里一样干净,他围上围裙开始做饭,他拿着勺子回头说,我们的新生活又开始了米妮,我喜欢上了这个美丽的村子,你要把你以后每天的快乐日子写在我给你买的本子上,每一个知名的作家都从拥有一个硬皮本和一个伟大的书名开始。你想好你的书名了吗米妮? 我坐在餐桌边,叼着我的橄榄小木勺,磕着瓷碗,“嗯”。我用鼻子回答道。 “那一定是个读起来就想迫不及待翻看最后一页的书名,说说是什么?”,他从油烟中探出头来,看着我。我嘴巴一张,把勺子丢到碗里,“是米妮的日记。”“呃。。 那也是一个不错的名字,每个伟大的作家都从他的日记开始。”他咳嗽了几声,又埋头到油烟里。“卢夫你明天要去找工作么?”我问他。 “是的,在冰泉港。我们来时下船的地方。我想那边一定缺一个优秀的水手。”他回答道,又说:“村子北边不远便是晨光镇,那里住着你一个远方的姑妈,还有你的表哥表妹们。我出去的时候,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到他们家。” 哦,是那个远方的姑妈,那个活在爸爸口中的姑妈,那个我从没见过的姑妈。鬼知道她是什么样子。身后也许是一个长着一脸麻子的表哥牵着一个自私讨厌的臭丫头。

晚上,他坐在我床边,他用手抚摸了着我的脸,带有油烟和香烟味道的手。像刚扫过地靠在炉子边的扫帚,粗糙温热。我问他,妈妈的手是什么样子,他说,你想象中的会是什么样子,他把我的窗户关上,外面是糖果街,偶尔听见铃铛响。妈妈的手,像松脂烤的面包一样柔软,放在脸上,还有兰花膏的清香,伸到我的怀里,我都忍不住的笑。妈妈的头发,只有妈妈的头发,才不会像你扫帚一样的乱,她有一头长发,墨香一样的乌黑,阳光在水里摇晃的明亮,把脸深埋进去,闻起来有淡淡的芬芳,和着体温的柔软,如同太阳晒过的碎花被子。他看着我,眼角有些湿润,他说这不是梦想米妮,这是真实的。是的卢夫,这是你的真实,我的梦想。

琪琪派送店的霓虹字像发光的蛋糕,透过橱窗玻璃看见她,她双手托着下巴,希望窗外来往的人都是顾客。她穿着黑色的修女服,旁边坐着一只瘦黑猫。她是一个骑着扫帚落在这里的修女。来这里进行不知道的修行。她的故乡很遥远,没有人听过那个城市的名字,我楼下的牛金大叔这样告诉我。他说他一直希望有一个像我这样可爱漂亮的女儿,牛金大婶在一旁点头微笑。他们是一家编织杂货店,牛金大叔指着手里快要编好的小花篮,说:“这是送给你的米妮,喜欢么?喜欢什么颜色的挎带?”。我看了看那个即将完成的带着湿木清香的花篮和他一脸张开等待答案的胡须。我说,黑色吧,黑色。 他轻轻摇了摇头,嘀咕说我感觉粉红色会更可爱一些。牛金大婶递过来黑色的蕾花丝带,说如果你厌烦一个人在家里,可以用你的篮子到东边农场附近采些蘑菇煮汤,但要小心那里的蜜蜂和古怪的看护人。“大功告成”牛金大叔拿起他刻好的小木牌,上面是我瘦长的脸,搭在肩上的麻花辫和我的名字,用铁丝串在花篮上。他拍了拍手,拿起篮子转了一圈,满意的说道,多么精致的小花篮,这是米妮的,我送给米妮的。

菜市场的秋林夸赞我的花篮子。我躲着她要摸我脸的手,有一种烂菜叶的味道。她的胳膊上又有新的伤疤,她说是她不小心摔下了楼梯。可是谁信呢?我感觉她整个人都要腐烂掉了,被扯的稀疏的干涩头发,在苍白又泥泞的枯脸上趴着。眼睛里都是悲绝和漠往。她懒惰的后背,除了咳嗽的瞬间,从没挺起过。蕾妮告诉我她家里有一个恶魔,一个被诅咒的恶魔,他把她打入了地牢,把孩子们都放逐在前往风蚀岛的渔船上,那是九去一回的船。她的生命不属于自己。蕾妮用夸张的口气对我这么说,她还说她死了,她们几个趴在秋林家外面听到那个恶魔这么吼道。我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她捂着嘴笑。樱桃、达芙娜,卡鲁和牛胖子都这么对我说。牛胖子靠在我耳边小声说道:“秋林家里被风蚀岛的女巫诅咒了,那个恶魔的身影在窗户上挥舞。她每天都在哭,死之后也在哭。我偷偷跑到她家附近听到的。我胆子很大。”牛胖子是牛金大叔的儿子,他在楼下每天让我睡不好觉。

它是唯一懂我的,我也是唯一懂它的,楼下那一棵榆钱树。它们不应该属于这里,小修女说。村委会早该来砍倒它了,铅笔街和芒果街交叉口的杂货店主人玛丽小阿姨说。它们还很小,像我的胳膊;虫子啃的树叶,像我的梳子;它们孤零零的没有亲人,像我。每天早上有一只斑鸠在它头上咕咕叫,像爸爸。

她喜欢看我写的诗,她的声音很好听,玛丽夜里会来陪我,她斜躺在我的床上,斜躺在我的左手边,翻看着我的日记。她的头发很懒惰,末端打着卷,像一枚枚糖果圈儿。她理了理落在额前的头发,她把声音放在苹果汁里,在我耳边轻语:

我想化成风,

抚摸着宁静之海,

指引着爸爸的船。

我想化成雨,

把小榆树含在嘴里,

街上铺满它的绿荫。

有一天,

我会在我的大房子里唱歌,

还有三双筷子在敲鼓点。

她读完,点了点头,她说写的很好,米妮,你要继续写下去,记住,要继续写下去。她打开她的收音机,正唱的是瑞安王城里最风靡的歌手,卡蜜雅的那首歌 - 幻化成风。她说她很喜欢这首歌。她给我讲故事,她说王城里最年轻的王子这几天要成亲了,她说她去过云树沙滩并在那里埋下了一个她最珍贵的东西。她睡在我这里。她的故事和爸爸的故事不一样。

村子边的梭罗河上传来从冰泉港来的汽船,船员们在唱歌。那首美丽的梭罗河,歌声飘过田野,越过小教堂的摆钟,穿过樱桃家正做饭的烟囱,顺着小榆树的摇摆,进到我的二楼小木窗里。

穿着白色水手服的爸爸要回来了,我写到这里,合上了我的日记。


{{t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