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博客

《月亮井下》三、阿炳

六七岁时,村里时常来一游方艺人。不知道他叫什么,但听大人们唤他阿炳。我们也尾随喊他阿炳。当时还真信以为真他姓阿,名炳。后来渐次成长,读书日多,方知不过是大人们用艺人名代称罢了。阿炳眼瞎,圆胖的脸游历日下显得铜黑色。衣衫褴褛干净,却也不似乞丐。拉的一把好二胡。每闻我等孩童唤声,笑脸常开,白齿颗颗,一脸纯真。


那些日子,他倒是常来的,手里一根槐色拄杖,不知从而寻道而来。但总能安然到了村子里。听闻兄长说大多是刚到村郊外,便被孩童或是田地里农活的大人们引导而来。总是相安无事。后来一次放学回家,真的看见他在许多朋友簇拥下,从田野乡路中蹒跚而至。我们北街的人最是豪爽,阿炳也只到村子北街一带卖唱。他是不收钱的,只是混碗饭吃。大家农闲,便在街头听他拉唱,近家的媳妇、老太太们便端来茶水,饭时则是家常便饭与他一大碗。有不用的衣服也与了他。他也不言谢,只是那样天真的笑。大人们便起哄,言道谁家的漂亮媳妇给你端好面来了,唱一段吧。他也不单单拉些曲子,流行歌也会的不少,戏曲也是。儿歌也听得他唱过。游方艺人行走江湖,便要靠些本事,人情世故,风土人情娓娓叙来,心如明镜,但求一方寸土,方能老中少上下捧腹逗乐。以求安身。纵然身贱卑微,也换得百姓敬和、写文忆之。不似今之迂腐书生,有了些资本和文凭,便犹如井底之蛙,天下唯其大才,奢侈糜烂虚荣攀比心高气傲夸夸其谈自以为是者比比皆是。岂不知日月星辰,三教九流,琴棋书画,历史沧桑,四时节气,风土人情,山势水脉,巷陌俚语,民间技巧乃真正的学识。真正的英雄,尽在郡县巷陌之间也。


阿炳调了弦,声未发笑先绽,但闻一声呵,曲和歌调,珠玑铿锵,莞尔丝竹苍凉,隐约坎坷江湖历,老人闻之叹息;莞尔妹哥情话,打情骂俏风土情,青年闻之捧腹;莞尔鬼话连篇,说些奇闻异鬼事,孩童听之惊吓;小小乡村,牛羊走过,狗吠鸡鸣,几棵柳,几桌几,街头听得阿炳欢笑,百姓围而和之。幼时经历,旧时风物,淡黄画卷在脑中浮现。以上所言诚为真实,曾与后生孩童讲,孩子往往不以为然,只顾些给他买赛车请他吃肯德基的事。实在让我为之叹然。


乡土本色,今已尽褪,阿炳也不知何年何月淡出我们的生活。这十多年来,再也没见过他了。本已眼瞎,逐渐年迈,许是客死他乡也不足为奇。人生凄凉,莫过于此。他的家是哪里,他为什么孤身一人,眼睛为什么是瞎的,江湖本事又如何从师学来,他走过哪些地方,经过多少风雨,恐再无世人知道。今撰文记之。


{{t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