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林博客

读《夏济安日记》续

  这样的真实如同心情沉重悲壮的就义!去唤醒尚未清醒或者假装不清醒的人。是这样的艰辛,即使唱未半的歌也是前所未有的勇气。即使忐忑不安的言语也是前所未有的破例。然而,就这样沉默的牺牲了。这也是心甘情愿的,因为这便是看到的真实。
 
  真正的悲哀不是牺牲,而是这样的革命未曾震撼过革命的目的-群众的心。他们依旧在考虑李生,沉浸暧昧破离的生活,偶尔有一点要奋发的勇气,也会突然被一句来自远方的密语所埋没了。
 
  那么,这样的革命也没什么意义了。热血还是抛洒给真正需要的人罢。这样的真实,这样的故事,这样的歌声,这样的对词,这样的荒唐,终究又会像冬天的云一样消散。成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忆。

{{tip}}